大理白族扎染:以板蓝根为原料的民间艺术

板蓝根是一种清热消炎的药材,还在李时珍的时代,中国人就认识它并使用它了。令人意外的是,在明末清初,云南社会经济大规模发展的年月里,大理的白族人将它用作了染料,先只是将生白布染蓝,后来学着扎上布,简单染出一些花样,装饰日常生活里需要的用品,如手帕、头巾、窗帘、门帘之类。染着染着,染到今天,已经成了一项蜚声世界的民间传统工艺,而且将文化、艺术和市场结合为一体,形成了颇为壮观的民族文化产业,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。


大理扎染

以前用来染布的板蓝根都是山上野生的,后来用量大了,染布的人家就在山上自己种植。每年三四月间收割下来,先将之泡出水,注到木制的大染缸里,掺一些石灰或工业碱,就可以用来染布了。


9.jpg随性的艺术


用板蓝根染出的布,青里带翠,凝重素雅而含蓄,不仅不怎么褪色,据说对皮肤起消炎作用。这样的好东西,当然受到大家的喜爱。于是,它们大量出口到日本、欧美、东南亚各国及地区,全国各地也十分畅销。


大理扎染

离下关三十八公里处、滇藏公路旁的周城,是云南省最大的自然村,这里不仅因为蝴蝶泉而闻名,还因为一直沿袭着当地已有三百余年历史的扎染传统制作。


家家门外石板路,户户门前有流水,是周城白族村庄的特色。密如蛛网的石板路,汩汩的泉水顺着七拐八弯的巷道流淌,古朴而又幽静。巷道两侧一幢幢白墙青瓦楼房,是周城白族的传统石墙土木结构建筑。大理有三宝,“石头砌墙不会倒”是这种建筑特征的写照。周城民居通常为“三坊一照壁”、“四合五天井”格局。


板蓝根

昔日周城白族先辈们赶马驮货走夷方、下海捕鱼都成了老人摆古的话题,但周城的白族经商和从事手工艺品加工的古老传统习惯一直沿袭着。从十几岁的小女孩到年逾花甲的老奶奶,人人会扎布。随便在村里走走,都可以看到或老或幼的妇女们埋头扎线的景象。


大理白族扎染


随着市场需求的扩大,大理扎染的图案也越来越复杂和多样化,起码有数百种之多,而且各种尺寸大小都有,甚至衍生出扎染包、扎染帽、扎染衣裙等琳琅满目的工艺品,据说还有用“草木”染的其他颜色的扎染制品,它们就像铺天盖地的色块,镶满了大理的各个旅游景点。


扎染是白族姑娘们的“专利”,而在大理周城,还活跃着一批特殊的女“掮客”。她们游荡于大理的小巷大街,一见陌生游客,则主动上前介绍并热情带客人去她们家的染坊看货。这些流动的商贩,倒成了当地的一道风景。


现在,扎染布不仅远销世界和全国各地,而且被形形色色的游客带回各自的家乡。而大理一带的白族妇女仍喜欢戴一方自己染的扎染布,一到赶街的日子,蓝蓝的、花花的一大片,晃得像开满野花的原野。


白族扎染溯源


大理白族扎染


在云南,扎染主要盛行于大理白族地区。白族姑娘染制的扎染制品、图案古朴典雅,线条飘逸洒脱,颜色朴实,洋溢着浓郁的生活气息,形成独特的民族风格。


扎染古称“扎缬”、“绞缬”,俗称“印花布”或“扎花布”,始于公元前二世纪。据《实仪录》载:“汉年间有染缬色法,不知何人所造。”从《南诏国传》和《张胜温画卷》中人物的衣着服饰来看,早在一千多年前白族先民就懂得了“染采纹秀”。特别在盛唐时期,扎染已在白族地区成为民间时尚,扎染制品也成了向皇帝进献的贡品。


周城位于云南大理古城北二十三公里。全村居住一千五百余户白族居民,是大理最大的白族村镇。


白族扎染的制作


扎染的制作方法别具一格,旧籍曾生动描述了古人制作扎染的工艺过程:“‘撷’撮采线结之,而后染色。即染,则解其结,凡结处皆原色,余则入染矣,其色斑斓。”


2.jpg

大理白族地区的扎染原料为纯白布或棉麻混纺白布,染料为苍山上生长的寥蓝、板蓝根、艾蒿等天然植物的蓝靛溶液,而为板蓝根居多。工艺过程分设计、上稿、扎缝、浸染、拆线、漂洗、整检等工序。



大理扎染

制作时,根据作者喜欢的花样纹式,用线将白布缚着,做成一定襞折的小纹,再行浸入染缸里浸染。如此反复,每浸一次色深一层,即“青出于蓝”。浸染到一定的程度后,取出晾干,拆去缬结,便出现蓝底白花的图案花纹来。这些图案多以圆点、不规则图形以及其他简单的几何图形组成。构图严谨,布局丰满,多为二方或四方连续纹样。

白族扎染取材广泛,常以当地的山川风物作为创作素材,其图案或苍山彩云,或洱海浪花,或塔荫蝶影,或神话传说,或民族风情,或花鸟鱼虫,妙趣天成,千姿百态。在浸染过程中,由于花纹的边界受到蓝靛溶液的浸润,图案产生自然晕纹,青里带翠,凝重素雅,薄如烟雾,轻若蝉翅,似梦似幻,若隐若现,韵味别致。


评论(0)

gravatar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